某某科技有限公司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企业简介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技术支持
详细内容
欧洲迎接难民潮挑战 体制稳定和经济发展受双重冲击

  英国《经济学人》称,欧洲正在经历“二战以来面临的最为复杂规模最大”的难民潮。这波难民潮的冲击愈演愈烈,考验着欧洲国家的应对能力,还冲击着欧盟团结和经济复苏前景。

  难民危机源自“自酿苦果”?

  媒体报道称,来自中东北非的难民,海陆两路进发,穿越一个又一个边境线进入欧洲。今年迄今为止,有多少难民到达欧洲大陆,或者已经深入到欧洲腹地,各家外媒估计的数字不一。由于不断有人在路上,有人在躲藏,精确数字很难统计。欧盟对外合作行动署提供的数据,今年以来大约有34万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的移民进入了欧洲,仅在今年7月这一数字就达到了13.4万。到今年年底,这些移民的总数量可能达到100万。

  事实上,最近三年来,涌入欧盟的移民数量一直在持续增加。在2013年,欧洲难民人数仅在6万左右,2014年增加到二十多万,今年则会更多。

  据联合国难民署最新公布的数字,今年头8个月已有30多万难民和非法移民横渡地中海进入欧洲,超过去年总和,途中意外死亡人数已超过2500人。

  联合国 9月8日的数据还称,今明两年预计最少将有85万人通过地中海前往欧洲寻求庇护,而且该估计数字已显保守。联合国难民署呼吁欧洲各国在避难政策上更紧密地协调,以应对不断增长的难民数量。

  这些庞大的难民群来自哪里?又为何成为难民?

  英国《卫报》披露,联合国的统计显示,到2015年7月,跑到欧洲的非法移民中,62%的来自三个国家:叙利亚、厄立特里亚和阿富汗。

  无论对欧洲还是全球来说,移民,尤其是难民数量爆炸式增长的根本原因显然是战争和冲突的扩散。分析人士认为,造成欧洲难民潮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对中东北非局势的蛮横干涉,这导致当地局势发生大规模动荡。此次的欧洲难民潮就源自于局势不稳定的阿富汗、伊拉克等国以及像叙利亚这些爆发内战的国家。伊拉克局势的动荡又引起整个中东不稳定,加上“伊斯兰国”扩张地盘,难民大量进入欧洲。

  俄罗斯总统普京则表示,难民潮是欧洲国家在中东和北非外交政策的“必然结果”,而这一外交政策“实际上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他们“盲目地对美国亦步亦趋”。普京同时把矛头指向美国媒体。他说,他“惊讶地看到”美国媒体一窝蜂地批评欧洲“残忍”对待难民,这种做法实在“虚伪”。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波纳马廖娃7日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称,“难民危机是美国刻意安排的”,美国希望借此削弱欧盟,并造成欧洲动荡,因为欧盟在经济政治领域是美国主要的竞争者。

  据新华社报道,在那些申请到欧盟避难的人当中,受巴沙尔·阿萨德政权镇压以及“伊斯兰国”武装残酷迫害的叙利亚人显然是最多的,目前约占总数的2/3。叙利亚人外逃的速度最近明显加快,这既与“伊斯兰国”武装的迅速推进有关,同时也因为他们意识到了巴沙尔政权在近期可能不会垮台,因而叙利亚的人道主义灾难短期内不会结束。

  事实上,报道显示,难民最初选择的并不是欧洲。据“大赦国际”提供的数字,大约有400万叙利亚难民一度生活在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等国家。然而,随着更多难民的涌入,这些国家已没有了接待能力,再加上难民营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多数希望过上正常生活的难民最终决定前往欧洲或者其他地方。而在北约部队即将全部撤出阿富汗以及塔利班可能在首都喀布尔以及其他一些地区卷土重来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阿富汗人选择了流亡。至于利比亚,报道认为,该国出现的内战以及“伊斯兰国”武装的进入使其成为一个混乱的王国,也成为非法移民组织者和毒贩的天堂。

  非洲、中东难民进入欧洲主要有两条路径。一条是广为人知的“地中海之路”,又被称为“死亡之路”或“不归路”。非洲难民从利比亚乘船横渡地中海到达意大利,但这条路海难发生率极高,此路据欧盟统计,今年以来已有2300多名偷渡者葬身海底。新华社报道称,另一条路线是,难民从土耳其穿越爱琴海在希腊登陆,从希腊-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是偷渡客前往欧洲的“黄金路线”,也是中东战乱国家大批难民前往欧洲的主要路径。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欧盟及塞尔维亚、奥地利和德国内政部统计,2015年以来已有超过18.15万名非法移民乘船抵达希腊,每天约有3000人进入与希腊接壤的马其顿,目前已有9万人穿越塞尔维亚流向西欧。

  除了战乱、冲突以及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严重两极分化造成难民激增外,一些欧洲国家舆论还认为,当前严重的难民潮的直接幕后推手是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媒体报道,这些难民中还潜伏着4000名伊斯兰国极端恐怖分子,借难民潮潜入欧洲,伺机将中东北非的恐怖活动引入欧洲。因此,这也是一个潜伏的“炸弹”,存在着巨大的政治和社会风险。

  当然,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也是难民形成的重要原因。地中海南北地区经济和社会状况存在天壤之别,导致大量移民冒着生命危险非法偷渡进入欧洲。

  欧洲多国疲于应对

  人道主义是欧洲人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是否救助难民事关欧洲人的道义与良心。重压之下一些国家不得不放行难民。不过由于绝大多数难民将德国等西欧国家定为最终目的地,不断膨胀的难民潮正给这些发达国家的经济和秩序带来越来越大的困扰。难民潮引发的经济社会问题和人道主义危机,已成为欧洲一些国家难以承受之重,也考验着欧盟内部的团结和应对能力。

  目前,希腊已经取代意大利成为难民登陆人数最多的国家,这主要由于今年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数量激增。据联合国机构统计,今年抵达希腊的难民已接近16万人。自2015年1月以来,抵达希腊的移民数量几乎以每个月翻番的速度在增长。希腊的接待和安置能力远远不足。在难民登陆较多的爱琴海东部各岛屿,由于当地政府无力承担,难民只能依靠当地民众和一些非政府组织提供食物、水和衣物等基本生活物资,以及医疗救助、法律服务等。进入8月份,希腊政府不得不租用渡轮,把各个岛屿上的移民接到雅典,缓解相关岛屿的压力。

  刚刚辞职的前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承认,难民问题超过了希腊的解决能力,在希腊自身处于债务危机的情况下,难民问题成了“危机中的危机”。看守内阁总理萨努也表示,她的内阁除了保证举行一次透明的选举外,还需要处理移民问题。这是极难完成的任务。

  根据马其顿方面统计,自今年6月中旬以来,已有包括7000多名儿童在内的超过4.2万名难民从希腊涌入马其顿。仅在9月3日这一天,就有5600移民从希腊进入了马其顿。

  难民和非法移民也是当前德国讨论最广泛和最令政府头疼的话题。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难民问题将成为欧盟严峻挑战,比希腊和欧元稳定问题更令人头疼。

  据德国政府估计,至2015年底,德国将收到约80万份避难申请,达到二战结束以来最高值,远超年初预计的45万份。随着越来越多的难民涌入,针对难民营地的袭击和骚乱时有发生。排外情绪成为德国政府在国内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欧洲难民潮影响目前已扩散至北欧,一些难民经德国进入丹麦,其中大部分希望转往难民政策相当慷慨的瑞典。报道指出,瑞典去年接收8万名庇护申请人,按人数计在欧洲仅次于德国,按人口比例计更是欧洲第一。

  东欧国家匈牙利也是偷渡者踏入欧盟的“门户”,该国面临的难民问题严峻程度堪比意大利和希腊。匈牙利总理奥尔班曾在不久前的一次讲话中将“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相提并论。据统计,2015年匈牙利已收到8万份难民申请,预计全年将收到12万份难民申请,而这一数字在2014年为4万,2013年仅为1.9万。根据协议,欧盟其他国家预计还将向匈牙利遣返1.5万名难民。今年6月底匈牙利政府决定,沿着与塞尔维亚的边界线修建一座175公里长、4米高的隔离墙,试图借助这堵墙将难民挡在国门之外。

  欧盟内部裂痕加深

  迄今为止,欧盟还没有找到各成员国都能接受的应对难民潮的有效措施,各国立场不一,难以协调一致,“欧洲裂痕”加深。

  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欧盟国家基本分为两派:匈牙利、保加利亚等中东欧国家经济状况不好,对难民的态度基本是不接纳或接纳很少数量难民,而且反对配额制。德国、瑞典的发达西欧、北欧国家都在强调统一的价值观,但是他们也安置不下这么多难民,认为难民必须欧盟各国按比例分担。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9日在欧洲议会发表讲话强调,应对难民危机是欧盟的当务之急,也是他下一年的十个工作重点之一。他宣布,欧盟将采取强制性的配额制,确保相关成员国按照不同的份额接收难民,以使16万已经进入欧盟国家的难民得到重新安置。

  他证实,今年至今,已有50多万难民抵达欧洲,其中大多数来自叙利亚、利比亚等战乱地区。他呼吁欧盟民众不要害怕难民问题,应该欢迎这些难民,“(难民)人数的确相当惊人,这让一些人感到害怕。但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而是欧盟、所有成员国和有关机构勇敢、果断地采取协同行动的时候。”

  根据欧委会此前提出的配额计算标准,主要是综合各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人口、失业率等因素,计算出各成员国应接纳的难民数量。从目前来看,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依次为德国、法国和西班牙。根据有关条款,英国、爱尔兰、丹麦等国可以不参加配额摊派。

  德国立场是“欧盟应共同努力”。多位德国政要在公开场合表示,应对难民问题不是某一个国家的责任,而是欧盟共同的事情。为此,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8月24日曾共同呼吁欧盟确立统一的难民政策,敦促各成员国完全执行既有规定,希望欧盟委员会能发挥监督作用。具体来说,德法两国一致要求在难民登陆欧盟之口岸国家,即意大利和希腊,设立欧盟统一的难民注册和接收中心。默克尔强调,这必须在年内实现,不能拖延。进入欧洲的难民大多会把德国作为首选目的地,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德国申请避难的成功率相对较大,而且还能获得较高的待遇,但这已经引发德国社会激烈矛盾。

  英国则进一步收紧移民政策。据报道,英国政府将出台的一项《移民法案》加大了对非法劳工及其雇主的处罚。法案还规定房东必须依法检查租户的合法身份,并有权无条件终止与非法移民的租房合约。此外,英国移民局和警方继续严密管控连接欧洲大陆的海底隧道和各个口岸,严防偷渡者闯关。

  意大利总理伦齐呼吁欧盟设法从源头打击,惩治蛇头,捣毁难民船。但在难民出发地动乱、缺乏法制秩序情况下,要釆取这样的措施难度很大。

  丹麦当局强调该国必须承担责任,无法在瑞典未应允前放行难民,要求他们先在丹麦登记,但部分人担心会被当成向丹麦申请庇护,导致他们无法前往瑞典,拒绝与当局合作并尝试逃走,一度酿成混乱。

  丹麦在中右翼政府6月上台后收紧移民政策,包括改为发出临时居留证及削减新移民福利等。丹麦首相拉斯穆森称边境管制并非解决办法,批评其他欧盟成员国未有遵从欧盟庇护规定。

  难民数量迅猛增长还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社会矛盾,使欧洲国家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有所抬头。据德国方面统计,今年上半年,针对德国境内难民庇护场所的纵火等袭击事件就累计发生了约150起。

  据报道, 8月27日在维也纳举行的“西巴尔干峰会”上,巴尔干国家纷纷对欧盟的“不作为”表达了失望和不满。马其顿外长波博斯基表示,除非有一个统一的欧洲方案,否则任何人都不应奢望难民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尽管欧盟答应向马其顿和塞尔维亚提供150万欧元的紧急援助,但塞尔维亚外长达希奇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他公开质问:“欧盟打算什么时候收紧边控从而防止难民涌入马其顿和塞尔维亚?”奥地利外长库尔茨认为欧盟未能妥善应对从西巴尔干涌入的难民潮。他强调,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欧盟一体化进程将面临严峻挑战。

  经济影响苦乐不均

  难民涌入无可避免地会挤占一定社会资源、压缩公民福利,甚至有可能因宗教信仰、民族文化、生活习惯等诸多方面的差异引起摩擦乃至导致冲突的发生。

  不过,英国《卫报》的数字显示,以已经到欧洲的20万的难民人数来看,只占欧洲总人口(7.4亿)的0.027%。按这个计算方法,如果难民人数达到100万,约占欧洲总人口0.135%。接纳这些难民,并不可能能消耗欧洲国家太多的福利,至于拖垮欧洲国家的福利体系,就更不太可能。

  不过,对于欧洲各国来说,情况各不相同。1999年欧盟“都柏林二号规章”曾做出规定,难民第一步踏进哪个欧盟国家,哪个国就要承担登记、审核之责任。这对意大利、希腊、匈牙利等一线过境国家来说非常难受。这些国家认为自己本来就属“穷国”,国内矛盾重重,失业率就高,还要对数量巨大的移民进行登记和甄别,负担变得更大。

  而德国《明镜》周刊甚至有题目为《德国公司把难民当作一个机会》的文章称,在德国商界看来,这些难民的到来,可以解决劳动力匮乏的问题,促进公司成长,保证长期繁荣。因此德国商界正敦促政府简化官僚程序,让这些人更快地融入德国的劳动力市场。

  不过德国政府的估计完全不同。据德国地方政府的估计,难民危机将耗费德国高达100亿欧元,这还仅仅是2015年一年,在市政层面,当前平均每个难民每年将耗费1.2万至1.3万欧元,这包括住宿、饮食、零花钱、医疗和管理成本。

  一些媒体认为,这次难民问题带来的混乱,主要是“暴露了欧盟治理方面的根本缺陷”,反映出欧盟一些国家缺乏人道、带有种族歧视的问题,也反映出欧盟缺乏能解决问题的统一协调机制。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评论还说,不错,是有二三十万难民涌入欧洲,但要知道,土耳其和黎巴嫩还有350万难民呢!

  面对空前挑战,欧盟如果缺乏团结精神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合作,难民危机恐难以在短期内解决。

发表于:2015-09-11 21:26:32
[返回上页]


电话:010-8888881 88888888 传真:010-88888888 公司地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经济技术开发经济技术开发
Copyright:Haideneng technology. 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88888888号